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IPO和并购未来仍将活跃 中小企业应专注自身核心基础能力
来源:犀牛之星 2018-12-29 16:31:07
  回顾2018年,A股IPO和并购明显发生变化。IPO方面,IPO“堰塞湖”现象逐步得到解决、发审提速逐渐常态化,但审核的从严态度依旧不变;并购方面,证监会一方面加强制度建设,重拳打击市场乱象,另一方面又推出一系列举措,支持上市公司通过并购重组做大做强,面对现状,中小企业能够从中得到哪些启示?2019年的IPO与并购又将有哪些新方向和趋势?

  2018年12月29日,由犀牛之星联合汇丰银行举办的“2018年新三板投资年会暨中小企业CEO峰会”在深盛大举行。现场召开了以“2019年IPO与并购新方向”为主题的圆桌。

  论坛上,九宇资本创始人赵宇杰、飞马天成总经理蔡驰、安赐资本合伙人颜伟华、华林证券董事总经理何书茂、温氏投资股权投资部总经理孙德寿、国信弘盛董事总经理陈晓海等多位大咖就2018年A股IPO和并购现状进行了全方位的分析,并对2019年IPO和并购进行了展望。

  精彩语录:

  国信弘盛董事总经理陈晓海:判断企业未来成长价值并不是监管层面的事,监管层面首抓的应该是合规性。

  华林证券董事总经理何书茂:从过会的角度看,最坏的阶段已经过去,2019年中小企业应该专注于自身核心基础能力及关键点的发掘。

  安赐资本合伙人颜伟华:未来并购会随着产业的发展持续升温,企业应该更多的关注自身的商业本质。

  飞马天成总经理蔡驰:并购各方对于自身的预期不能太高,双赢基于合理的估值基准。

  温氏投资股权投资部总经理孙德寿:IPO制度套利空间会越来越小,成长性层面的投资机会还很多。

  以下为圆桌实录,由编辑整理:

  赵宇杰:相信2018年大家都是熬过来的,今天刚好有机会可以让台上5位嘉宾针对大家存在的一些疑问分享一些你们的观点。第一个问题想问陈总,最新的第十八届发审委候选人的机构代表里面,清一色的由证监会、交易所等人员构成,那么陈总是如何看待发审委人员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会对2019年的IPO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陈晓海:从中国资本发展的历程来看,我个人认为它是一个进步,从业十几年来,我们经历了创业板开板、经历了股灾、经历了新三板开板、经历了IPO停止审核,而且一停就停了两三年,可以说从中国近十年的资本市场的变化来看,我们经历了资本市场最为“寒冷”的时候。

  而调整发行审核委员,就像是参加比赛,不能是评委又是参赛者,所以这样的调整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对企业的合规性进行更好的判断;另一边,对于项目的价值判断则更多地交给投资公司和市场。换句话说,判断企业未来成长价值并不是监管层面的事,监管层面首抓的应该是合规性。

  赵宇杰:陈总介绍得很充分,非常感谢陈总的分享,听完以后,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对比,比如说全职比例提升了,增加了它的专业性等等。下一个问题想问何总,从投行的角度来说,2018年A股的IPO是什么样的状况,以及您对2019年有什么样的展望?

  何书茂:首先可以肯定的是,2018年是非常难熬的一年,从投行的角度来讲,甚至可以说2018年是最惨的一年,为什么这么讲?A股IPO业务今年的发行总量在110家左右,而2017年有440家,从发行量上看,今年就比去年就少了1/4。同时,今年过会率是大概是60%,往年的话,过会率一般可以达到85%左右。所以不难看出,今年的过会率是下滑了很多的,并且需要注意的是这60%的过会率还是今年下半年以后提高的,今年上半年的过会率只有50%左右,过会率创近十年新低。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IPO业务的好坏所传递出来的感受是最直接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这是因为IPO和二级市场是直接相关,二级市场好的时候,发行量非常大,但二级市场差的时候,发行量也会随之下滑。比如去年,利润不到3000万的企业都可以过会,而今年只要盈利低于8000万就过不了会。

  在这种情况下,相信大家都对十八届发审委换届以后,IPO企业的过会率会不会好转都留有期待,如果不考虑今年上半年,今年下半年的过会率还是达到了70%,比之前有所提高了。所以,展望2019年,从过会的角度来讲,最坏的阶段已经过去了,过会率呈现回增态势,2019年应该也会保持,至少目前来看,70%的过会率是可以保持和做到的。

  企业要做的就是,专注于把自己最核心的基础能力和最核心的点发掘出来,这点在上会的过程中是重点被关注的,你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非常关键的点。

  赵宇杰:好的感谢何总的分享,接下来我们请颜总谈一下对于2019年并购的看法。

  颜伟华:第一,我个人认为,并购在未来的3年、5年、10年会随着产业的发展,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其中,全球500强的产业并购发展史,对产业并购的作用非常的关键,同时它也是投资机构投资资和项目退出的最主要渠道之一。国外的成熟市场70%是通过并购来做的,此外,A股市场2018年跌破2500点的时候,国家顶层的建筑设计是松绑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卡住了并购,就卡住了A股的融资,所以从这个逻辑上来讲,结合对比国外的产业发展来看,未来并购将会持续升温,而且会越来越好。

  第二,2019年的并购,我想可以从“变”和“不变”两个关键词来讲。“变”与“不变”到底怎么来理解呢?先说“不变”,结合我们对市场的观察,我们讲三个不变,一是产业集团寻求A股上市公司平台的需求不变,现在的市场不止是中小企业难受,上市公司也没钱了,特别是业绩不好的上市公司,在大家日子都不好过的情况下,产业集团会更多的想要有A股的“牌照”,作为自己的平台;

  二是上市公司本身的转型需求不变,我这次出差也带了两家上市公司去到浙江,这两家上市公司本身就有几个亿的净利润,而且现金流非常好,是非常好的绩优股,但是他们本身只有十一、十二倍PE,他们也有转型升级,在存量上去叠加新兴业务的需求,而通过并购来拉动转型升级是很好的方式;

  三是中小企业寻求A股上市公司并购的需求不变,一般来说中小企业的成长和发展,需要很多资金、资源,需要快速证券化、资本化来推动其发展,那要通过什么方式?通过IPO的话,以现在的体量,你要走多久才走到这一步?这个时候并购会成为更好的方式。我们遇到过很多的企业,2016年、2017年才上市,现在就考虑卖壳了。

  再来说“变”,以后的资产并购会由看企业天花板和增速变为看你的质量,并购和投资关注得商业本质和价值是有区别的。这些“变”与“不变”大家可以特别关注下,2019年的并购市场,我们认为非常好。

  最后,说说我们看好的中国产业并购的机会在哪里?新兴企业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大企业和小企业的差别就差两到三年,很多企业用两三年跑完了十年的时间,所以我们认为新兴企业的并购机会很好。

  赵宇杰:下面我们问一下蔡总,从投资并购角度来说,您是如何看待对赌的?

  蔡驰:客观上来讲,最后还是看供求方式。需求方是上市公司,他们这几年,一方面是在转型升级,一方面是一直在下滑,估值却还是有点偏高,所以需求很大。但是供应方面,被并购的公司中好的标的并不多,估值关系有点不均衡,好的标的估值不高,但也有很多不是特别好的标的也进入了并购交易里。

  主观上来讲,在并购过程中我觉得交易的各方自信有点过度了。作为投资人,对于并购里涉及的对赌,我们也有我们的初衷。我们虽然也去做尽调,但是对企业的未来没有清晰的判断,而业绩对赌相当于把我们和这个企业未来的几面绑定了。于是,我们希望和创始人建立利益和分血的共同体,最后才是估值的基准。同时,我们希望说,大家都能把预期降一下,上市公司不要觉得一并购就改天换日,而被并购公司也不要觉得一被并购就可以一夜暴富。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问孙总,单纯的IPO模式,接下来会面临挑战,从专业角度来看,怎么看IPO市场,以及您有没有更好的建议?

  孙德寿:这个问题最终的是在问IPO还有没有的做?而有没有的做的标准是能不能赚钱,作为IPO投资机构能没有能力、有没有特色能在行业中抓住机会。IPO方面,大家普遍的理解是制度的套利,但其实投资是有两个盈利模式加起来的,第一个是行业的成长性、企业的成长性,第二个才是制度套利。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随着二级市场大幅的下跌,出现了不少上市以后退出是亏钱的的案例。从套利的层面来看,以后的空间肯定是会越来越小的,我个人觉得靠制度套利盈利已经没有空间了。成长性层面,任何公司都是有机会的,大企业成长的确定性是要远远好于中早期企业的,一个是商业模式、产品、行业已经存在,已经得到了验证;一个是团队是经过长期的磨合,所以从成长性层面来看,投资的机率还是很大的,IPO模式还是有得做的。

  那我们作为IPO投资机构,在大的行业里面,有没有机会,能不能抓住属于我们的机会呢?我个人觉得现在整个IPO企业会进入卖家市场,只要你足够有特色别人就会看得上你,所以有自己特色的机构也是有机会的,不论是行业也好,企业也好,我的判断都是有机会的。

  赵宇杰:好的,谢谢大家!
  • 标签:
  • IPO,并购,中小企业,基础能力
责任编辑: 李思雨 IF163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