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加盟店叛逃、半年报逾期、股权官司缠身 新三板上的“烤鸭”也凉了
来源:金三板 2018-11-14 13:02:38
  近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北京金百万烤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百万”,871416.OC)加盟店出现改名、会员储值卡无法退钱,甚至因未披露2018年半年报被暂停股票交易的情况。

  对于金百万正在经历的“多事之秋”,前宅食送CEO、餐饮老板内参副总裁穆杨认为,金百万的加盟模式有点“跑的太快”,诸如加盟店亏损撤资、合约失效等情况的发生势必会对其财务报表的准确性和真实性造成一定的影响。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加盟店撤资,多年前的一场股权官司也导致金百万及其管理子公司被冻结、创始人邓超名下银行存款1960万元或被查封,这与金百万被停牌不无关系。

  加盟店“叛逃”

  大众点评定位的位置走访金百万北京花乡店时发现,该店的名字已经改为“金百原”。店员介绍称:“该店此前是金百万的加盟店,后来不干了,现在的店名是金百原”。关于前后两个名称的店铺是否为同一家店,店员予以否认。此前金百万储值卡内的余额也不能在新店进行消费,亦不能在该店退费。

  不过,“金百万”和“金百原”的联系电话为同一个号码。随后,记者通过114查询金百万官方电话并致电,但是对方并非金百万工作人员,自称其为“源食汇烤鸭店(北京万柳店)”,不是之前的金百万加盟店,而储值卡内余额无法在该店内使用和退款。

  随后记者搜索“金百万烤鸭店(万柳店)”发现,其电话号码与“源食汇烤鸭店(万柳店)”一致。对于记者对前后两家店电话号码一致的质疑,对方称:“装修匆忙,来不及更换电话号码”。

  此外,蓝鲸产经记者发现,金百万烤鸭店(万柳店)的网页点评中有消费者留言称,此前办的卡去其他门店只能按照30%的比例结算。

  一位曾经就职于金百万花乡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储值卡没办法退,因为“店都没了”。他透露,“老板亏了1000多万,干了几年都没回本,所以就不加盟了,把店给了别人。”并表示,此前也有打电话要求退卡的,后来都去了别的店。

  事实上,2018年7月份就有消费者爆料称金百万烤鸭店鲁谷店突然停业。据该消费者介绍,金百万鲁谷店停业前没有任何征兆,并且不仅不能退卡,关店前还鼓励消费者参与充值送白酒活动。有媒体以消费者的身份致电金百万客服,后者称:“金百万鲁谷店停业后,如果用餐可以去位于海淀区的门店。”并称不接受退卡,只能去其他门店使用。

  蓝鲸产经记者尝试与金百万方面进行核实未果。

  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范辰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消费者有权要求退款,若金百万很多家加盟店都陆续关门的话,会使消费者产生不安心理,消费者可以根据《不安抗辩法》来办理退卡。

  股票被暂停转让

  除了加盟店改名、暂停营业外,挂牌新三板仅一年多的金百万还收到了“暂停股票转让”的处理结果。

  9月4日,金百万发布公告称:原定于2018年8月31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指定信息披露平台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因公司半年报编制工作尚未完成,公司未在8月31日前披露半年报。从2018年9月3日起,公司股票被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暂停转让。并称将尽快编制半年报,争取在2018年10月31日完成2018年半年度报告的披露工作,半年报披露工作完成后将根据相关规则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恢复转让。

  但是事实似乎没有那么简单。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2013年9月1日,山东济宁杜氏兄弟餐饮有限公司股东杜延军、菅明昕与北京金百万餐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协议》,作出如下约定:杜延军、菅明昕以壹圆的价格向金百万转让杜氏公司51%的股权,同时退出杜氏公司的日常经营,由金百万取得公司的实际经营权。

  协议自2013年9月1日起至2023年8月31日,在协议履行期间,如遇金百万或其关联企业向旗下任何企业发出上市准备的通知,金百万同意杜延军、菅明昕以持有杜氏公司49%股权的方式进入到金百万或其关联企业的拟上市公司中。

  但是2015年5月27日,金百万与常明(另一方)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前者将其所持有的杜氏兄弟公司51.00%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后者。证券公司的公转书风险提示栏显示:上述转让导致原《协议》提前终止,有可能导致金百万承担违约责任。

  果不其然,2018年9月26日,金百万被主办券商提示风险。公司及子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因涉及合同纠纷案,被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称“任城区人民法院”)作出财产保全的裁定,目前案件尚在审理过程中。

  公告指出,2018年5月23日,金百万投资人杜延军向任城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其中提到请求判令北京金百万餐饮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百万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管理子公司”)赔偿杜延军持有的杜氏公司49%股权对应的投资款392万元。对此,任城区人民法院决定冻结金百万及其管理子公司、邓超名下银行存款196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所以,有业内人士认为,金百万目前官司缠身,或许亦是其半年报迟迟无法发布的重要原因,目前该企业可谓是“多事之秋”,能否顺利解决这些官司,按时发布半年报,仍未可知。

  曾经的“黑马”

  事实上,金百万在餐饮市场属于后起之秀,曾一度被誉为业界标杆。

  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全聚德、俏江南等高端餐饮企业市场和业绩受到严重影响,且转型困难,而走平民化路线的金百万则趁机掘起,“抢”走了同样以烤鸭为主的全聚德的不少市场份额。

  2013年,金百万乘胜追击,发展外卖业务。虽然不是每个店都可以配送,但是开通外卖业务的店,每次点餐只需要支付6元的配送费即可。资料显示,金百万2016年外卖销售额超过3亿元,2017年线上外卖交易额超过7亿元,2018年的目标销售额为15亿元,一时风光无限。

  金百万的成功有着偶然,也存在必然性,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烤鸭店都可以成功的赚取“外卖”这份钱。2015年,百年老字号全聚德尝试拥抱互联网,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狂草科技”)合力打造“互联网+餐饮”模式的烤鸭外卖平台“鸭哥科技”,并于2016年在北京上线,而仅一年后的2017年中期,鸭哥科技就因“未达到经营预期”被叫停。

  尝到转型带来的甜头后,金百万还上线“金百万网络餐厅”暨金百万与其他餐饮门店合作、挂金百万牌子的线上外卖加盟店。双方合作过程中,金百万负责提供线上运营的全套服务,包括与外卖平台的对接、数据分析、菜单设计、营销推广、客户维护以及供应链系统,合作餐饮门店按照金百万的要求进行生产。

  到了2018年,金百万又做了一次转型冒险:与来相会饺子宴合作,在“金百万网络餐厅”只能挂金百万的名字和卖金百万菜品的模式上,试水线下双品牌。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的餐饮企业,在上市一年多后却频发事故,甚至被暂停股票交易。

  穆杨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餐饮企业上市本身就是一件棘手的事情,一旦上市就要考虑税收、采购、支出的透明化,但是菜价一天一个样,因此餐饮企业的财报很难做。此外,就金百万而言,其加盟模式有点“跑的太快”。诸如加盟店亏损撤资、合约失效等情况的发生势必会对金百万财务报表的准确性和真实性造成一定的影响。而金百万遗留的股东问题更是财务报表没有及时披露的重要原因。“如果半年报迟迟未发,一直被停牌的金百万或面临退市风险。”
  • 标签:
  • 加盟,半年报,股权,新三板,金百万
责任编辑: 李思雨 IF163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