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半年圈钱3.6亿如今只剩500万 卡联科技的钱都去哪了?
来源:金三板 2018-10-23 10:11:38
  2015年9月的第一天,52岁的李兵带领他的卡联科技(430130.OC)完成3.23亿元融资。此时,距离卡联科技成立不到十年,距离挂牌新三板仅三年。更重要的是,距离公司上一次完成融资,只过去了七个月。

  短短几个月,一家营业收入不足亿元的“互联网公司”,就获得了3.6亿元融资。不得不说,它要感谢的,是那时的新三板。

  卡联科技三年前的那次融资,新老股东一共105名参与,上海永钧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单一最大投资人。这家联创永钧旗下的投资机构,以28元/股认购148.2万股,花了4150万元。

  截至2018年半年报,永钧投资持有卡联科技444.6万股,如果期后没有减持,按照今天的收盘价0.38元/股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168万元。

  持有三年,永钧的这笔投资,浮亏95.9%。

  中报显示,卡联科技账面货币资金491.24万元,比年初减少79%。

  比起投资机构的浮亏,卡联科技在拿到巨额融资后,短短三年时间几乎全部烧光的事实,则更值得思考。

  卡联科技的钱究竟都去哪了?一起来看看。

  一、做智慧社区,去年亏掉7000万

  卡联科技算得上新三板的“老兵”,2012年7月就进入代办股份转让系统报价转让。彼时,全国股转公司还尚未成立。2014年8月,公司又赶上了“做市东风”,成为首批做市挂牌企业,一跃成为新三板明星公司。

  熟悉新三板的老板们,应该都对卡联科技略有耳闻。如果没听说过,且听三胖哥给您讲解。

  2006年,刚刚成立的卡联科技还是一家游戏渠道商,成立当年成为目标一卡通电子卡全国总代理;2007年1月,创办易得游戏在线游戏媒体网站;2008年12月创办易得数卡垂直B2C游戏产品零售网站。

  2009年,卡联科技以POS机作为端口,为微小商户解决收款问题,正式切入支付市场。

  具体而言,公司专业从事线下电子商务,采用无线智能销售终端,整合线下社区商业网点,为消费者提供便民产品及便捷服务,并为供应商提供精准营销及售后支持,实现线上线下融合的商业服务平台,产品主要有线上线下电子商务平台营销和软件系统研发运营服务。

  听听吧,光是这段描述,智慧社区、线上线下、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这一堆概念词,放到当年的A股,随便哪一个也值一个涨停吧!

  不得不说,依托线下POS这个产品,卡联科技前些年确实搞出了名堂。比如,完成融资的2015年,公司实现净利润3829.63万元,净利率高达39.84%,俨然一副“新三板小蓝筹”,即将“转板”的模样。

  然而,看上去欣欣向荣的移动支付行业,随着微信、支付宝、银联的纷纷介入,市场份额被迅速瓜分。不止是卡联科技,汇元科技、卡友信息、现在支付等其他新三板公司也都“钱途暗淡”。

  别的公司都是拿完融资后快速发展,提升盈利,可卡联科技,却是坐上了业绩过山车。

  2016年,便由盈转亏,净亏损761.33万元;到了2017年,亏损竟扩大了近十倍,达到6934.95万元。业绩变脸程度,令人震惊!

  二、巨额融资款都去哪了?

  互联网企业,报表利润亏损是家常便饭,但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关系到一家企业的生命线。

  如前文所述,卡联科技在2015年定增完成后,迅速烧光3.6亿元融资款,如今账上只剩500万,甚至不够偿还银行贷款,让人唏嘘。这样的花钱速度,是否也算是一个“超能力”?

  通过翻阅公司最近三年定期报告和临时公告,我们从现金流量表出发,一起探寻卡联科技的钱都花在了哪。

  1、固定资产之谜

  就在完成融资的2015年,卡联科技现金流量表中“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高达1.14亿元。难道,卡联科技用募集来的钱拿去炒房啦?

  从公司披露的《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情况的专项报告》中可以看出,卡联科技在3.23亿元募集资金到账后,实际上在极短时间内花掉了3.01亿元。其中,披露“固定资产投资”使用6330万元,用途为“购置智能设备终端等固定资产”。

  半年之中,卡联科技账面固定资产即从934万元增加至6609万元,增加的几乎全为“电子设备”。

  “高科技”企业,购置电子设备用于研发,本无可厚非。然而,如果看过卡联科技现在的报表,可能就不这么认为。

  2018年半年报显示,卡联科技固定资产余额居然只剩了237万元。两年半时间,净减少了96%!

  对,比卡联科技在这期间的股价跌得都多。

  电子设备一般按照3-5年计提折旧,留有5%残值。而在这段时间里,卡联科技不仅按常规进行了折旧,还对固定资产计提了大量减值准备。反映在报表上,便是尽管大量固定资产“消失”,但“处置固定资产收回的现金”,却不足500万元。

  用好一个固定资产会计准则,卡联科技6000多万固定资产便成功地“不翼而飞”。

  回想一下,6000多万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电子设备,卡联科技并未披露,三胖哥也没概念。但如果按价格算,大概值2万台IPAD,按照公司员工人数测算,大概人手100台……

  2、6000万买来非专利技术

  卡联科技的无形资产从2013年末的1260.78万元一举增加到2014年末的5800.31万元,而增加的主要内容是“非专利技术”。

  虽然公司也没有对这项“非专利技术”详细描述,但从公开信息大致可以推断:这项技术是在2014年下半年由卡联科技外购取得。

  但和固定资产一样,在购入后没多久,这项技术便被“打入冷宫”,2016年年报,公司披露“部分无形资产因业务升级,导致无法和业务匹配,无法带来未来收益,于本期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截至2018年中报,卡联科技尚有2862万元无形资产,而这些固定资产的原值高达7843万元。

  那么,当年斥巨资购入无形资产,短时间内又宣布“报废”,其中原因又是如何?

  3、豪爽的投资

  除了买入大量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卡联科技还是一个“投资达人”。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2015年、2016年“投资支付的现金”合计4710万元。

  让我们来看看,卡联科技在过去几年究竟都投资了哪些资产?

  1)参与新三板飞嘀智慧(839077.OC)定增

  2015年11月,卡联科技参与北京奇华智慧交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定向增发,认购30万股,花费240万元。

  这家公司主要从事车载多媒体软、硬件提供商及车载互联网运营,9个月后挂牌新三板,后更名为飞嘀智慧。虽然贵有10亿市值,但中报净利润只有122.93万元。

  截至2018年半年末,卡联科技尚未处置这笔投资。

  2)1250万投资安徽云联城市

  对飞嘀智慧的投资,只是小试牛刀,卡联科技随后斥资1250万元,投资安徽云联城市交通信息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20%。以此计算,安徽云联城市的估值高达2.98亿元。

  从企业官网了解到,云联城市成立于2014年,号称是“全国最大出租车计价器生产企业”。

  此外,卡联科技还对云联城市存在1330万元应收账款。

  3)参股北京中付宝

  2016年11月,卡联科技再出手,用自有资金2470万元对北京中付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持股比例37.97%。

  这家北京中付宝,是一家专业基于互联网支付并在终端开展便民收款业务以及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服务的公司,听上去和卡联的业务类似。公告中还称,“本次增资将有利于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逐步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

  而在卡联科技投资前,中付宝只是一家成立不到18个月的公司。

  资料显示,公司2016年亏损14.03万元。看起来,它并没有为卡联科技提高盈利能力。

  事实上,除了这三笔投资,卡联科技还在2014年底,投资设立了多家全资子公司,而这些子公司如今的经营情况,几乎全线亏损。

  4、和卓允慧通的暧昧关系

  截至2018年中报,卡联科技存在对北京卓允慧通科技有限公司应收账款1352万元。这笔应收账款自2015年形成,至今仅收回20万元,账龄已达2-3年。

  按照常理,客户欠钱,理应追着屁股讨债,可卡联却不是。却在享受债权的同时,预付卓允慧通588万元的终端设备采购款,账龄达1-2年。在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未回收的情况下,仍向对方预付款项,应收账款及预付款项合计资金额1940万元。

  工商信息查询可知,卓允慧通的注册资本也才1000万元。

  那么,如此慷慨解囊,卡联科技和这家卓允慧通,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5、说不清的往来款

  卓允慧通,只是卡联科技众多往来款项中看得清的一个。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卡联科技在往来款方面,显得非常混乱。

  在2017年年报中,卡联科技对2016年现金流量表部分科目进行了大幅调整:“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由502万元变更为3.4亿元,“支付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1.18亿元变更为4.53亿元。如果单看母公司,变更幅度更为夸张!

  而对于更正原因,只说了一句,“上年度未按货币资金发生额编制,而采用货币资金净额编制。”

  现金流量表,本来不就应该按发生额编制吗?那么,卡联管理层和会计师在编制2016年报表时,是如何考虑的呢?寥寥几语,就把是非原因解释了。

  卡联科技当年营业收入不到1.4亿元,却有3-4亿不明原因的资金流水进出,一年之间就有1个多亿的资金净流出。

  其实,如果仔细看公司报表,不难发现卡联科技有很多奇怪的资金往来,比如:

  1)应收账款9295万元,占全年营业收入比例高达67.12%,年周转率只有1.62次。

  2)其他应收款6650万元,且有相当一部分“预计收回存在风险”。

  3)其他流动资产1.08亿元,其中1.04亿元为“预付受托代销商品款”,长期挂账,未披露具体对象。

  4)长期应收款中的“长期垫付资金”5638万元,也和关联方安徽云联城市相关。

  6、一年花3000万广告费

  虽然业绩连续亏损,但卡联科技的销售费用却居高不下。以2017年为例,基本上是“1块钱销售费用换回3块钱收入”。

  在广告费中,促销费和人员薪酬占了大部分,后者尚且好说,人心不能散,

  可前者,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卡联科技的产品,也并非快速消费品,更不需要超市商场大笔促销,这么大笔的广告费用,流向了何方?

  三、结束语

  只看简单的财务指标,卡联科技资产负债率仅6.5%,流动比率、速动比率都在10倍以上,看似非常健康。但若认真分析,账面资金却连1200万元短期借款都有偿还压力,高达4.3亿的资产里,除了往来款、投资款,就是已经折旧减值的非流动资产。

  在分析完卡联科技3.6亿元融资款的去向后,您是否也和三胖哥一样觉得,挂牌企业的钱,融来容易,花得更容易。而留给投资者的,已是一家几乎被“掏空”的公众公司。

  因做市商不足2家,卡联科技股票今日已被全国股转系统强制停牌。
  • 标签:
  • 圈钱,卡联科技,新三板
责任编辑: 李思雨 IF163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